富二代app破解视频

“!!!”

轿子中的人,原本情绪就已经很是不好!相当相当的愤怒!乃至杀意逼人了!

又听到,自己从先引以为傲,甚至是已经逐步的将镇国侯府的大小事务交付给他的人,如此少不经事,没有脑子,甚至是愚蠢至极的,对一个毛头小子如此的尊重!!!

简直是丢脸!耻辱至极啊!!

乌正文咬牙切齿,愤怒的浑身上下都在疯狂的颤抖着:“我看这小子!不仅仅是实力修为遇到了桎梏!!恐怕连智商也遇到了瓶颈期了!根本就是没脑子!!”

乌仙童上了轿子之后,第一时间,规规矩矩的跪在旁边:“父亲,对,对不起,今天的事情……”

“闭嘴,跪一边去!”乌正文不耐烦的挥了挥手!

“是……”

乌仙童当然赶紧“滚一边去。”

原本今天这件事情是因他而起,现在闹到这个地步,给镇国侯府带来了极大的损失,他是要负主要责任的。

但是,现在看来好像大哥要背这个黑锅了,他乌仙童当然躲的远远的。

很快……

糖果色少女无邪笑容尽显天真可爱

乌连城上了轿子。

拱手道:“父亲……”

“逆子!!”

“给我跪下!!!”

乌正文爆喝一声!

但见,此人已经年近古稀,须发皆白,可是,那怒意和气势却是威风凛凛不减当年,正襟危坐在那主宾位上,两侧分别还有两个黑袍长老,做左右护法,怒目圆睁随时警觉的观察着四周的情况……

“是!!”

乌连城当然不敢违背父亲的意思,扑通一声赶紧跪下!

却同时道一声:“父亲,您要说什么麻烦快点,外面,杨先生还等着呢……他只给了我一分钟时间,不能让他久等了……否则,杨先生可能会生气……”

“什么?!说什么?他会生气?”

“!!!”

“啊哈哈哈……”

“真是荒唐!愚蠢!荒唐至极!愚蠢至极啊!!”

听到自己的“天才儿子”此刻已经唯唯诺诺,卑微到这个地步,乌正文真的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!

最后的最后,怒极反笑!

“我看是不是瓶颈期把自己的脑袋也给压坏了!”

“他生气?他是什么狗东西?嗯?告诉我!在我镇国侯面前,除了扶摇女皇之外,还有什么人,有资格跟我生气??”

“可是父亲……”

“来的路上,我已经调查过此人!”

“一个九流宗门来的垃圾!!居然三言两语就能把给骗了?而且,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,给他下跪?乌连城啊乌连城!知不知道这是在做什么!?他有什么资格让给他下跪??而,又有什么资格,可以为了自己,为了自己愚蠢的决定,让整个镇国侯府的脸面跟着受损??”

“父亲……听我一言!”

“这个人真的很有本事!”

“原本,我是打算直接动手的……”

“我绝对不会因为自己的一己私事,让偌大一个家族去蒙受损失……”

“可是,关于我三年未曾突破的瓶颈期,他真的说的很准!在他面前,我就好像是个透明人一样!他说的一字一句全部都正确!!!”

“就因为这个,就觉得需要给他跪下??”

“是!”

“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……”

乌连城咬了咬牙:“这些年,遍寻明师的时候,我不是也经常给名师高人下跪吗??我再多跪一次又何妨??”

乌连城的确是在赌!

而且,他也早就忍受不了这种天才原地踏步,逐渐被众人遗忘,甚至是嘲讽的日子了!

虽然,整个家族高层,三年以来,全都在为他突破桎梏的事情而努力着,多方寻找方法!

但是,真正的痛苦,除了他自己,是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感同身受的!

就好像是,别的朋友都没有玩具车的时候,有,是众人追捧的对象,还是所有人尊重无比,敬仰无比,奉承无比的孩子王!

可,当突然有一天,大家都长大了,别人已经有了香车美人,豪车豪宅, 万贯家财的时候,的手上,依旧是只有那一辆破旧不堪的玩具车!而且,经历了时光流转,和岁月洗涤之后,这玩具车,已经几乎要报废了!已经是拿不出手的破烂货了!!

还拿什么跟人比??

这种对比,这种降维打击,足以让一个人心理崩溃!彻彻底底的信念崩塌!

而眼下,乌连城,就恰恰正处于这个崩溃的边缘,所以,他病急乱投医,所以,他不愿意发放弃任何一个机会和可能性!!

只不过……

“那我问,此时此刻,的境界,突破了吗??”

乌正文挥了挥手,不耐烦的直接打断了乌连城的考虑和言辞!

“我就问一句话,可否见到成效了??这一跪,是否收效显著??”

“轰隆!”

顿时,父亲此话一出,犹如五雷轰顶!

就好像是忽然间天降一道炸雷,在乌连城的耳边,炸裂开来。

他好像突然间,无话可说了……

是啊!

对方只是把自己看得透彻,可没帮助自己做什么啊……

“退一步说,可有什么承诺帮突破桎梏?或者说告诉一些突破的办法??”乌正文再问!

“没……没有……”

“既然没见到成效,也没听到什么承诺!这一跪,是否被人骗了?是不是的智商,早就已经被人踩在地上狠狠的侮辱了!??”

“可是他为什么知道我桎梏的事情……按理说我的实力虽然遭遇瓶颈可也绝对不差……泛泛之辈绝对看不出来的……也不可能说的字字珠玑万分准确!!”

这是乌连城最后能够说服自己的一个理由了!

“哼!”

“怕是我们高层走路了遭遇瓶颈的消息,被这小子听去了!!!”

“毕竟,三年来,我们走遍名山大川,做了太多的努力了……时间延长的太久了,不排除隔墙有耳哪天走路了风声……而这小子刚好趁此机会,想要来靠着这个消息,坑蒙拐骗,趁火打劫,趁机的捞上一笔!!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好像,是有这个可能啊……”

乌连城的确是动摇了。

不得不说,这个解释,万分合理!

“原来如此啊,我突然想明白了啊父亲……”就在这时候,乌仙童忽然开口了:“怪不得那个叫杨辰的家伙,之前一直叫嚣着要见当家人呢,他知道当家人是大哥,又知道大哥的秘密,所以才想见大哥一面,打了这么一手好算盘……”

“哼!!”

乌正文轻哼一声:“就算这一切都是我们的猜测,至少,也应该检验一下此人究竟有多少实力!!”

说到这儿,乌正文压根儿没打算下轿子,挥了挥手,看着乌连城,道:“下去吧!!拿起的剑!!把失去的尊严夺回来!!去!!”

“是,父亲!!”

乌连城点了点头,转而,直接下了轿子……